中国文明网总站| 南宁志愿者网 | 南宁未成年人网络家园

孙登欧:二十九载调解路 守护一方促和谐

来源:南宁日报   2021-02-25

二十九载调解路 守护一方促和谐

——记邕宁区中和司法所全国优秀人民调解员孙登欧

孙登欧(右一)现场调解,与群众签订调解书。 (受访者供图)

  在邕宁区中和镇群众的心里,孙登欧不仅是一名调解员,更是一块牌子,是群众在遇到矛盾时最信任的人。孙登欧现任邕宁区中和司法所所长,自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人民调解员的岗位上辛勤付出,如今已是第二十九个年头。2020年12月,孙登欧荣获中央司法部颁发的“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称号。

  无悔选择

  群众的事情再小也是大事

  2月1日,孙登欧调解好了一起兄弟间的宅基地纠纷案件,他拿着调解书,展示着当天调解的成果。孙登欧说:“其实村里很多事情都是些很小的矛盾,但如果解决不好,事情发酵了就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矛盾。”在调解工作中,孙登欧能很好地抓住村民矛盾的症结所在,通过讲法、讲理、讲情,问题往往都能迎刃而解。

  当天调解的这起纠纷的对象是两个亲兄弟,兄弟俩就房屋后面大家共同使用通道上的破旧房屋拆除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孙登欧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发现难题出现在破旧房屋拆除的时间上,他提出,在规定时间内让弟弟拆除,如果弟弟在规定时间内没有拆除,哥哥有权处置。随后孙登欧动之以情:“祭祀拜祖宗的时候,你们都要去同一个坟头祭拜的。”兄弟俩被这番言语感化,在孙登欧拟好的调解书上签了字,握手言和。

  早在1992年,孙登欧就开始了他的调解生涯。2001年机构改革,孙登欧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选择留在司法所,成为一名调解员。

  坚守初心

  什么困难都吓不倒他

  在调解工作中,矛盾双方其实很多时候是处在一个情绪非常激动的状态,调解员时常会被指着大骂,有时甚至会受到被调解人的威胁,但孙登欧从没想过离开这个岗位。

  2006年8月,稻谷成熟的季节,潘氏兄弟在田里忙活,潘弟开着拖拉机帮潘哥运稻谷下山,潘哥8岁的儿子爬上了拖拉机的顶棚。潘弟怕小侄子出事,停下车来提醒坐在稻谷堆中的嫂子看好孩子,但孩子依旧爬上了车顶。行驶过程中,一个颠簸孩子摔了下来,被拖拉机压伤,紧急送医后,潘弟垫付了5000多元的医药费。潘弟认为自己已经尽到提醒的义务,而且监护人在场,医药费应该兄弟俩共同分担,起初兄弟俩也同意了这个方案,签下了调解书。但潘哥实在没有钱,无奈之下,孙登欧拿着调解书到学校,按照正规的程序,让学校将400元的保险费给了潘弟。潘哥知道后勃然大怒,找到孙登欧大闹。有一次在市场上,潘哥见到孙登欧便扬言要打,在众人的劝说下才没有酿成事故。

  2018年,潘哥因为有事要调解找到了孙登欧,孙登欧公平公正地帮潘哥调解了矛盾纠纷,令潘哥十分感动。这件事情在村民间传开后,孙登欧的威信再次得到了提升。

  以法为凭

  群众信任是最大满足

  作为本地人,在调解时难免会遇到自己的亲戚朋友。有一次在处理一起宅基地纠纷案件时,当事人孙氏兄弟都是孙登欧亲戚,二人不仅吵得不可开交,孙哥还拿起灯泡将孙弟的头打伤。孙登欧接到通知赶到现场后,先让孙弟去医院包扎,责令孙哥赔偿医药费,孙哥不服气,孙登欧对孙哥说:“无论之前谁有理,打伤了人你就得赔钱。”孙哥极不情愿地赔偿了医药费,并气急败坏地扬言要叫人晚上去报复孙弟,孙登欧带孙弟去自己家暂住,呵斥孙哥不要做过激的事情。

  第二天双方当事人再次回到现场后,孙登欧先从法律的角度对兄弟俩分析了宅基地的使用权应该归谁,又从情感方面安抚双方:自家兄弟,又住得那么近,抬头不见低头见,多个仇人多不好。最终二人同意了调解方案。

  事情平息后,有一次孙登欧到孙哥家吃饭,孙哥开玩笑说:“自家的兄弟你都不帮,你退休后还想不想回村里啦!”孙登欧说:“这件事情都成了我们家亲戚茶余饭后的‘谈资’了,估计这也是我职业生涯最大的‘黑点’了。”

  2017年,“孙登欧调解室”在邕宁区中和司法所正式挂牌,成为中和镇人民调解的一块金字招牌。29年的调解工作,孙登欧调解了800多起纠纷案件,他说:“调解是我的工作,我只是努力把我的工作做好罢了。多年的调解,有辛苦更有收获,得到群众的信任就是最大的满足。”(覃捷)

主办单位:南宁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wd_paramtracker("_wdxid=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